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单迎曼新闻博客资讯网

这有利于经济发展

发布:admin06-12分类: 汽车

  近日,国家发改委发布的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提到,收缩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强体,转变惯性的增量规划思维,严控增量、盘活存量,引导人口和公共资源向城区集中。

  收缩城市并不是一个新概念。上世纪80年代以来,很多发达国家如美国五大湖、德国鲁尔、法国洛林等地就出现了这一现象。比如最近媒体常提到的铁锈带——美国内陆中西部和偏东北部的五大湖区,这儿曾经集聚着不少钢铁制造业为主的城市,当美国完成以第三产业为主导的经济转型后,这些城市的工厂纷纷倒闭,人口外流,只剩下铁锈斑斑的大门,故被称为“铁锈地带”。

  (当地时间2013年12月13日,美国“铁锈地带”底特律帕卡德汽车厂内不见往日辉煌。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  从这些国际案例看,收缩城市主要体现在人口流失、产业衰退、城市空间和公共设施闲置等三个方面。

  根据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特别研究员龙瀛的研究,在2000年到2010年间,中国有180个城市的人口在流失,同期出现人口流失的乡镇和街道办事处则超过一万个。

 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吴康副教授也曾发布研究成果称,2007-2016年间,中国有84座城市出现了“收缩”,这些城市都经历了连续3年或者3年以上的常住人口减少。有些城市的常住人口少于户籍人口,这意味着本地人都出去了。

  但某种程度上,一直以来,中国在抵抗收缩型城市的趋势,试图把人从大城市赶回到小城市。这种政策,源于两个迷思。

  第一,所谓的乡愁概念。人们习惯于将城市收缩看作是一个被动的、糟糕的结果,是某种童年乐园和难忘生活方式的消逝,总希望人为地去阻遏它的“衰退”。

  而这种观点没有看到的是,城市是因人聚集而形成的,城市的各种建筑、设施、服务都是为人而设的;城市不是目的,人才是。所以,切莫搞错了目标,忘了城市的初心是让人的生活更美好。

  一个村庄,一座小城市,如果它逐渐收缩,人口向更大的城市转移,这表面上是一个村庄、一个城市的凋零,但实际上,是原本生活在这里的人,去了他们的梦想之地,拥抱了更多的希望。不应哀伤,而应庆祝。

  第二个迷思,则是认为城市收缩意味着地区经济发展不均衡。在增长主义的发展模式下,收缩现象被视为一种落后的表现。

  而事实上,地区经济发展差异,并不意味着经济发展不均衡,相反,这是一种符合规律的均衡。所以,接受收缩型城市的概念,要破除“均衡=等同”的观念。

  经济均衡发展,不等于各地经济平均发展。一个国家内,一些地方发展农业,一些地方发展工业,一些地方发展金融,不同的发展方向,GDP肯定是不一样的,城市的繁华程度也不一样,人口规模也不一样。顺应这个规律,必然在逻辑上得到“收缩城市”与“大城市化”的不同结果。

  不过,收缩城市并不意味着穷,收缩型城市的GDP总量虽然不高,人口也会下降,但是,人均GDP却会有全国趋同的趋势。

  人均GDP,就是每一个人一年内的产出值,这与个体在一个地区的发展收入、机会息息相关。真正促使人流动,衡量人口与经济分布是否均衡的指标,不是总量指标,而是人均GDP。

  如果一个区域具有发展规模经济的条件,那么可以通过发展产业、增加GDP总量来提高人均GDP;而对于受限于某种因素,比如气候、水源的地区来说,虽然人口外流不可避免,但人口的减少也使得人均GDP上升到全国平均水平。这也是符合经济规律的。

  美国是一个人口自由流动的国家,国土面积与中国差不多,也很大,它各州的人口与GDP总量相差极大,分布极不均衡,但人口与GDP两者之间的分布却是高度一致的,也就是说,各州的人均GDP是接近的。

  可见,城市收缩并不是一件坏事情。现在国家提出“收缩城市”的概念,以及放宽300-500万人口大城市的落户,意味着开始破除这两个迷思,顺应城市人口聚集的经济规律。

  关于城市人口迁徙,有一个著名的ZIPF法则,该法则认为,对于一个国家来说,城市人口与其城市大小排名之间存在简单的相关关系。一个国家最大城市的人口数量为第二大城市人口数量的两倍,是第三大城市人口数量的三倍,以此类推,为第N大城市人口数量的N倍。

  简单地说,就是一个国家内,人都会向着大城市聚集。大城市扩张的另一面,则是收缩城市的出现。所以,收缩城市概念的提出,体现了对经济规律的尊重。

  应该看到,此次放开的是300-500万人口的城市,从人口分布上看,一线城市的扩张仍然受到抑制。

  一方面,这对于中国来说,或许仍是符合经济规律的。ZIPF法则有一条补充规则,那就是随着国家人口规模的扩大,首位城市的人口集聚度,会因国家总人口增加导致的城市数量增加而降低。简单地说,就是国家越大,人口越多,大城市的人口聚集度会减少。这是因为人口变多,能够维持经济规模效应的城市也变多;首位城市虽然有吸引力,但离家乡太远,人们更愿意留在距离近的城市。

  而且,从农村、乡镇迁徙到300-500万规模的城市后,一个家庭的经济收入、人脉关系,都会沉淀在这个城市。而且,这个规模的城市各方面已经相当不错,人们向特大城市迁徙的动力就更小了。

  也就是说,对于中国这样幅员辽阔、人口众多的国家,有更多的地区性大型城市出现,是符合经济规律的。它们会分流掉特大城市的人口。

  然而,按照经济规律,特大城市对经济发展的作用更大,这也是世界城市发展的规律。如果这个规律在今后几十年、上百年的发展中,仍然起到很大的作用,那么,300-500万城市的发展,理论上有可能损害以后特大城市的发展潜力,从而影响中国未来的发展潜力。

  不过,中国从抵抗大城市的城镇化,到目前的都市圈、城市群,以及收缩城市概念的出现,某种意义上,就是一个逐渐更加尊重规律的过程。所以,未来中国的城市化政策可能还会有进一步的变化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《重点任务》还提到,在符合土地用途管制前提下,允许都市圈内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地区调剂。在符合空间规划、用途管制和依法取得前提下,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,允许就地入市或异地调整入市。

  在此之前,国家政策对集体建设用地复垦后,腾挪出的建设用地指标,有严格限制,很难跨省域调剂使用。而此次文件对都市圈内的跨区域指标做了“松绑”,比如北京都市圈内,河北的部分地区有建设用地指标结余的,可以将指标流转给北京,从而保障北京的用地供应。

  这种改变意味着,那些迁入人口的城市的土地供给也会进一步放开。确立收缩型城市后,就可以把这些城市的土地指标,置换到更需要土地的地方,实现“土地跟人走”。这有利于经济发展,也有利于促进生育,并从长远方面优化人口结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